我的“前世今生”

2018-11-20 11:03:00
吳德紅
轉貼:
中國反邪教網

我叫吳德紅 ,是廣州市海珠區菩提路小學退休教師,勤勤懇懇地耕耘在教育崗位上30多年,為教育事業奮斗了大半生,2015年正式退休。然而回首自己的人生經歷時而為自己慶幸,時而內心又隱隱作痛,心有余悸,很多事情依然歷歷在目,無法忘卻。

癡迷“修煉”,我誤入歧途。

1998年初,老鄉給我一本《中國法輪功(修訂本)》,我為“真善忍”這三個字所吸引,并崇拜他的練功“奇效”,開始練習起了“法輪功”。 1999年7月政府依法取締“法輪功”后,我的思想一直處于矛盾彷徨之中,認為“法輪功”沒有錯,政府這樣對待我們是很不公平的。所有的事情是不真實的,是造謠。面對家人的反對,我不予理睬,堅持練功。視家里一切于不顧,沾沾自喜于自己擁有良好的修煉環境,用大量的時間學法練功。我堅持練功,一練就是6年。直至2005年暑假,在功友的鼓動下:“你再不走出來弘法,講清真相,就會前功盡棄了!”我心想:是啊!如果再不“走出來”就跟不上“正法”進程了,就不可能“圓滿”了。我不能讓“這千年的等待毀于一旦!”于是“熱血沸騰”起來,決心為“法輪功”“做點事”。為私為我的欲望更加強烈,這時就到處活動,給大家“講真相”,發傳單,經常在同事的辦公桌和鄰居門口不聲不響放一些所謂“真相”資料或根據他們的通訊地址不惜自費郵資,郵寄一些資料給他們。慢慢發展到自己復印資料,刻錄光盤到其他樓盤、小區散發。就這樣一步步深陷下去不能自拔。不斷挑戰法律的權威,最終被公安機關發現,受到了法律的懲罰。

練習“法輪功”,我對不起兒子。

自從我練習了“法輪功”以后,學校教學任務雖然能完成,但不夠精進,工作敷衍了事,所有業余時間都用于看書學法、練功。有時還要“弘法”,“講真相”,根本無暇顧及家庭。飲食方面能簡單就簡單。我先生由于職業不定性,常年飄泊海外,從事海運工作。所以家里家外都需要我一個人支撐照顧。就因為這樣我沒有盡到做母親的責任。我兒子當時在市重點中學讀高中,由于面臨高考學習壓力很大,加上營養不均衡,運動少,在心理、情感方面出現偏差,正是因為我放不下所謂的“修煉”。自己整天不是看“經書”,就是打坐練功,很少過問兒子,和他溝通,幫他緩解心理壓力。出了問題也沒有及時治療。認為這可能是考驗我的心性,所謂的“情”是否放下,導致他越來越孤僻,學習成績也越來越差。直至高考成績一落千丈,考不上他心目中的大學,精神受到難以平復的打擊,以至他大學畢業后,一直到今天一直都走不出心理陰影。畢業十多年了,一直都沒有走向社會,融入社會為社會做點什么。我自責啊,我后悔啊!后悔當初沉迷“法輪功”,后悔當初在最關鍵時刻,孩子最需要我的幫助時,我卻那么自私,只顧自己“修煉”,給兒子缺少關愛,缺少溝通。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錯,都是“法輪功”給害的。

“懺悔我的過去,重塑我的今生”

只要想做,任何時候都不晚。自從2005年8月,在反邪教工作人員和志愿者的幫助下,我覺醒了,我誓言要“懺悔我的過去,重塑我的今生”。我與“法輪功”徹底決裂,陽光驅散了我心中的陰霾,我回歸到一個正常人的生活狀態中,開始用實際行動彌補自己的過失,加倍地愛護自己的親人,把更多的真愛奉獻給我的學生和我的親人,并用實際行動幫助需要幫助的人。不斷地為國家培養出色人才,也不斷地為學校創造成績,爭得許多榮譽。同時結合學校拜師結對活動,還將自己有限的經驗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年輕教師,使他們在業務上不斷提高,成為學校的教學骨干。2014年我代表廣州市海珠區教育部門到西藏林芝地區進行學術交流,并在當地的林芝二小和藏族小朋友上了一堂互動數學復習公開課。得到當地教育部門領導和海珠區教育局領導的一致好評。

2015年7月我從教育崗位退下來了(正式退休),但是我不忘自己的初心:盡自己的能力不斷學習和為他人服務,幫助需要幫助的人。定期組織有興趣的退休老師和身邊的朋友進行拍打拉筋公益活動,教會他們拍打拉筋方法和技巧,使他們身心都很受益。同時還幫助有需要幫助的學生進行補習,體現自我價值。還不時外出旅游,走一走祖國的大好河山,開闊自己的視野,生活過得非常充實。真正覺得活出了自己的人生樂趣。

我覺得自己活得越來越陽光,越來越充實。脫離邪教,重回生活,感覺到自己真正像一個“人”了,終于找回了真正的我。

博狗博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