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雪峰:李洪志奪去了我父親的生命

2018-04-13 15:23:00
轉貼:
中國反邪教網

張雪峰近照

自我記事起,印象中每逢清明節,都是父母帶著我們姊妹仨給爺爺奶奶上墳、掃墓。父親是南京市浦口區一所小學的老師,他一路上總會跟我們講述與“清明”相關的知識:“清明作為節氣,它與農業生產有密切的關系,農諺說:清明前后,點瓜種豆,正是春耕播種的大好季節;清明節,又叫踏青節,因為正是春光明媚草木吐綠的時節,還是人們春游的好時候;清明也是祭祖和上墳的好日子……”,雖然父親的話語仍猶在耳邊,但實際上他老人家離我們遠去、成為故人至今已將近5年了!

雖說人食五谷雜糧,自有生老病死,但是因為父親癡迷邪教“法輪功”,輕信“拒醫拒藥”的歪理邪說,常年不體檢、不相信醫學、不注意保養,不按照科學調理,一個一個小毛病,一拖再拖終成大病,白白地把自己的寶貴生命葬送在李洪志的邪說下,至今仍然是我們全家人心里一直過不去的“一道梗”。

1998年,剛退休在家的父親身體只是有一點小毛病,受一位老大姐的蠱惑,開始練習起“法輪功”。那位大姐說,練習“法輪功”可以“治病健身”。父親信以為真,跟著一起練習,成為“功友”,從此一發不可收拾。起初學練功走步,練著練著就變成了“學法”打坐、看書、看練功碟片。父親每天學李洪志的歪理邪說,不停地學、不停地練,平日里只看李洪志的《轉法輪》,不看別的書。父親受書中那些冠冕堂皇的“真善忍”等妖言的誘惑,當時喜不自禁:“哇,既能煉功,又能學做好人,有多好啊!”當時父親還真以為找到了一個“高德大法”,所以他就沉迷其中。很長一段時間,父親都把李洪志當作“神”,家里供上李洪志的畫像,每天練功2個小時,“學法”2個小時,每周還要在“學法小組”里和大家一起集體“學法”、交流。每次拿到李洪志的新“經文”、音像資料等,父親都如獲至寶,當時父親和家人都像中了邪一樣,別人怎么勸也聽不進去。練功以后,父親像變了一個人,整天目光呆滯,時常走神,而且自言自語,關在家里除了吃飯就是練功,電視從來不看,也不吃藥、不去醫院,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練功上。

1999年7月,國家依法取締“法輪功”后,父親仍然癡迷李洪志的“圓滿說”,我行我素、繼續練功,期待李洪志所承諾的“圓滿飛升”、“成佛得道”到來,然而父親想要的什么也沒等來,不想要的各種疾病卻一個接一個的來了,父親所認識的那些所謂練功比較精進的“功友”,在他眼前一個接一個生病倒下、離世了……,再后來父親自己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。

父親在身體不適的過程中,雖然有所懷疑所謂的“圓滿說”,也在家人的堅持下半推半就的去了醫院,但父親骨子里仍然還是不配合醫生診治,他經常自言自語說:“我吃了藥呀,會不會一頭塌一頭抹呀……”。其實父親心存疑問、患得患失,最主要的是他一直不敢面對現實,因為父親不敢相信、更不愿相信:自己這么多年全身心“修煉”、這么忠于“師父”,難道仍然會得不到李洪志的“法身保護”嗎?然而,事實就是這么殘酷,2013年8月,父親未能“圓滿成神”,卻被病魔殘忍地奪去了生命,而且走得是那么的痛苦、那么的悲涼。

今年清明節前夕,我們又來到父親的墳。睹物思人,如今只能收回那無盡的思緒,擦去那不禁泛起的淚花……,其實我心中涌起的這份悲傷,不僅僅只是為了眼前失去的親人,也在為那些至今還心存“圓滿說”之中不能自拔的癡迷者們難過……。我們在無盡思念逝者的同時,需要認真的反思……。作為一個走出邪教“法輪功”泥潭的人,我要向所有善良的人們說:“生病不用看醫生,不要吃藥,練功就會好!這怎么可能?李洪志是奪去我父親生命的真正兇手!請大家不要再相信李洪志及‘法輪功’那些騙人的鬼話。”

博狗博彩